新闻分类

地址:青岛胶南市铁山镇驻地背儿山路97号(铁山派出所北50米左转)

机械业务部:

电话:0532-82121038  

传真:0532-82121039

手机:13605422468/18906393899

新闻中心

纺织企业的利润杀手

浏览次数: 日期:2010年10月18日 15:26
编者按:原料成本翻倍上涨,人工成本连年上涨,场地租金、进店费和物流费吞噬着纺织企业的微薄利润。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1—10月份,服装类零售额同比增长24.5%,比2010年同期回落1.31个百分点;零售量同比增长4.17%,比2010年同期回落8.16个百分点。服装销售单价同比上涨19.52%。      而根据海关统计,2011年1—10月,我国累计完成服装及衣着附件出口1274.33亿美元和244.12亿件,同比分别增长21.37%和0.07%。服装出口数量增幅较2010年同期增幅减少13.81个百分点。尽管2010年底出口价格上涨明显受抑,但从全年来看,仍然是出口单价提升直接带动了出口金额的大幅上涨。      可见,无论内销还是外销数据都清晰地显现:贯穿2011年服装行业始终是涨价。然而,纺织企业仍然叫苦不迭,表示利润不但没有提升反而严重下滑。更有部分中小纺织服装企业举步维艰,甚至不得不采取停产措施。全行业“价升利降”的怪现象从何而来,又是谁偷走了纺织服装企业的利润呢?      原料成本      “目前,优质绵羊皮的价格已经从每英尺24元涨到了每英尺29至30元,裘皮价格也从每英尺28元飚升到了每英尺52元,几乎翻了一倍,牛皮的价格也上涨了50%。”广东一家皮革企业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皮革原料价格的涨幅已超过四成,面对现状,企业不得不在“保利润”还是“保客户”之间做出艰难的选择。该负责人称,很多企业只能选择牺牲利润来保住一些客户。      与皮革相似的还有棉花。自从2010年以来,棉花价格便一路飞涨,被广大业内人士戏称为“疯狂的棉花”。面对棉价疯涨,受影响的主要是外贸出口型面料企业和上游的棉纱生产企业。其中,尤其以纯棉为主要原料的小型企业所受到的冲击和损失最为严重。      2011年2月,福州一家小型纺织企业的老板罗西给一位订购平绒面料的客户报价为22元每米。然而,从客户下单之后到5月份提货时,按照当时棉花的价格生产每米这种面料价格需要达到24.5元才能盈利。但客户依然按照合同价格约定的22元每米付款。这样一来,罗西的利润就损失了。而这样的损失,只能由企业自己承担。      在曾经赫赫有名,集聚了数百家大大小小服装加工企业的深圳罗湖区坳下村,已经很难听到工厂开工时电动缝纫机隆隆的机器声。当地一位从事服装加工的企业老板刘全德说,以服装面料来说,去年棉花一下子从每吨1万多元上涨到3万多元,为了节省成本,很多服装企业就尽量选择化纤面料,产品品质大幅下降,导致大量产品滞销。另一方面,不少企业则在棉花价格的高点囤积原料,随着今年棉花价格从每吨3万多元一下子回到1万多元,很多老板都赔得倾家荡产。      人工成本      在连续参加20年共40届广交会以后,深圳纺织出口企业老板何先生把经营数十年的企业关闭了。他算了一笔账,订单缩减到不足原来的1/10,人工成本上涨到两年前的一倍多,劳心劳力。如果遣散员工出租厂房作为办公楼,每年稳赚过百万,省心省力。      维泰斯是深圳家纺出口龙头企业,该公司董事长曾祥金说,订单利润摊薄,账面上算有钱赚,真正落到口袋接近于零,公司工厂处于维持状态。而成本,尤其是人力成本,已经高到几乎无法承受,就算这样,仍然请不到、请不够工人,即使请到了,也难以做到按时交货。      浙江一家皮衣企业负责人透露,由于皮装主要通过手工缝制,车工的年薪保底价今年为5.5万元,去年只有4万多元,至少涨了25%,一些技术较好的师傅一年的工资已涨到7万元—7.5万元。      另有一家皮衣企业也表示,工人的平均工资已经连续涨了4年,今年又涨了15%—20%,加上辅料、门店租金等开支,今年生产的皮衣如果按照去年的价格出售,已经没有利润。      为了抵消原料、劳动力成本上涨的压力,今年皮革企业普遍上调了产品价格,幅度多在8%—15%左右,但远远低于原材料成本40%以上的涨幅。      “成本增加是今年鞋类涨价的主要原因。鞋类成本主要包括皮革、人工,像我们生产的女鞋因为人力资源的成本增加,加上皮革原料价格将近翻了一番以及物流成本等,每双成本上涨了20%左右。”重庆一家鞋企负责人表示,尽管终端产品提了价,但仍难抵消生产成本的涨幅。      渠道成本      毋庸置疑,场地租金、进店费和物流费用是影响我国纺织服装企业利润的又一个主要因素。      此前,雅戈尔副董事长李如刚表示,其在上海南京东路的专卖店一年的销售额约2000万—3000万元,这家专卖店已经被雅戈尔买断,但如果是租别人门店的话,由于租金大幅上涨,房租与收入已经基本持平,企业要维持原来的利润水平,可能零售价格要达到成本价格的10倍左右。而在以前,服装零售企业以出厂价3—4倍的价格“卖衣服”,就能保证一定利润。      而对于另外一些进驻商场的服装企业来说,压力也不容忽视。一些厂家表示,品牌服装与商场基本都是合作联营方式,存在周转期,这月卖货下月给商场开出发票,商场才返款,效益好的商场返款快,不好的则要欠几个月甚至几年。此外,还要给商场30%的提成,再加上税款、成本、人工和水电等费用,就占去50%以上,对厂家来说,没有太多的利润。      此外,服装企业还要应对百货商场天价进场费以及“无厘头”的乱收费,唯一能采取的办法就是提高产品的售价。业内人士透露,一件成本几十元的衬衫在百货商场的标价往往都在千元以上。实际上,天价进场费这个中国式的“商业怪胎”,已经成为侵占纺织服装生产企业利润和盘剥消费者腰包的一个吸金黑洞。      另外,过高的物流费用也在不知不觉中侵蚀着纺织服装企业原本就菲薄的利润空间。国家发改委经济贸易司副司长耿书海在2011年中国物流发展报告会上指出,我国高速公路收费标准过高,各种过路过桥费已高达运输企业成本的1/3。      “假设去年一件羽绒服在北京的出厂价为450元,今年就会涨到500元。”做了十几年服装生意的市场商户林涛表示,一件羽绒服从北京运到临沂的物流成本大约是20元,加上出厂时增加的人工成本,一件羽绒服到临沂市场后成本会增加50元。”

上一篇:纺织产业市场重心持续内移

下一篇:

所属类别: 公司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